8388qingnian

私摄影:


| 一对“不正常”情侣 |

廖逸君PIXY | 专访13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让他做我的摄影作业里的模特。但是我经常把他以道具的方式放在我的照片里,比如在浴缸里或者箱子里演死尸。后来我的老师同学都质问我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男友这样,我才发觉这事在别人眼里不太正常。”


廖逸君PIXY,1979年12月出生于上海,在做了三年的平面设计师直至恶心之后,她前往孟菲斯艺术学院获得了摄影学的硕士学位。现和日本男友MORO一起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成立了一个民谣乐队PIMO,并共同完成作品《实验性关系》。


《实验性关系》通过改编创作两人生活中的角色,用图片质疑传统性别角色的划分,挑战异性情侣关系中的固有观念,让人看了情不自禁会来一句“情侣竟然可以这样!”


几乎每个看过照片的人都会好奇PIMO现实中的样子,今天,小编采访了摄影师PIXY,听她讲讲照片背后的故事。


“现在有宝宝吗?”

“MORO就是啊。”


作为女性,我曾经以为我只能爱上一个我崇拜的人,比我更加成熟,年纪稍大,一个保护者,一个良师益友。然后我遇见了我现在的男友,小我五岁的MORO。我理所当然的情侣关系彻底颠倒了。我变成了那个有更多权威和影响力的人。当我把这段新恋情告诉我一个男性朋友后,他说“你怎么可以像我们挑选女友一样选男友呢?!”我想他真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正是这段关系的重点,为什么不能呢?


现在在美国做什么工作呢?


自由职业。教书、设计、拍照,什么事都做。


PIMO是怎么从认识到相爱的呢?


我们在美国进了同一所大学。开学第一天的国际学生动员会上相遇,但是没有说话。后来过了一年,我又碰到他,就借口找他做模特认识了他。后来有一阵他还误以为我是LES,很沮丧。但是很快就开始约会了。


你是中国人,他是日本人,相处中会有诸如语言文化之类的障碍吗?


有啊。日本人的英语比较差的,刚开始交流都很简单,心里还一直在吐槽他的英语。但是现在生活一起那么久,我们已经习惯了用英语交流,其中还夹杂着中文和英文,基本上没有障碍。只是我的英语受他的日本口音影响,变差了。


现在有宝宝吗?


MORO就是啊。


然后我就开始认真思考起这段关系的意义,并且用照片做起了实验。在这系列照片中,我探索新的可能的关系形式。Moro让我认识到,男女关系并不需要是那种固定模式。由于每个人的不同情况,任何两个人结合都会产生不一样的关系。即使这种关系和我们一般习惯的男主女附的关系不同,也同样可以存在,并且有它的优势。


《实验性关系》是怎么开始的?


这个作品是我和他在一起一年后开始的。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让他做我的摄影作业里的模特。但是我经常把他以道具的方式放在我的照片里,比如在浴缸里或者箱子里演死尸。后来我的老师同学都质问我怎么可以对自己的男友这样,我才发觉这事在别人眼里不太正常。但是我觉得以我和他的关系,拍这些照片都很自然啊。后来我就开始拍我们两个了。


很好奇,MORO是个什么样的男子呢?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只知道他来自日本,其他一无所知。只觉得他看上去太酷了。我那时候突然萌发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不知道当他的女朋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后来真的开始约会了,觉得他本人个性和外表反差太大了,我都吃了一惊。他其实是既冷酷又温暖的男人,有自己很执着的一面,但是有时在生活中又很依赖我。


很多片子的主角并不是你,而是moro,他的身体被你控制,穿着你的衣服,或者在穿着衣服的你面前裸露,但我们能感受到相机背后的你,在拍摄的过程中,你是什么感受?


拍摄过程其实就是我最享受的过程。很多时候,我觉得拍照只是一种借口。比如我一开始找他做模特,也只是想找借口仔细看他。很多照片里,其实是一些也许我自己心里很想做的事,但是这事如果真的在生活中做就不正常,或者会妨碍感情。但是在照片里,可以完全过瘾但是又不是真的。


这些场景是突然的灵感还是长期设计而成?


这些场景一般是我做白日梦的时候得到的灵感,然后找时机完成的。


是不是表达出了你瞬时的欲望?


应该算是吧。很多时候如果我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就会坏笑起来。


哈哈,那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好玩的花絮?


一般我们拍摄过程都是很简单快捷的。因为在拍摄之前都已经有大概想法了。他有时会在拍摄中做一些他自己的决定,有的时候我也会拍下来用。好玩的花絮不记得,但是很多时候,拍摄时候会做很多很傻的动作,拍好后也不忍直视,就把这些照片都雪藏了。


你们在拍摄中是怎么沟通的?


我一般会把怎么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告诉他,真实想法我有时自己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我想这么做。


MORO怎么看待拍出来的照片?


他非常客观的,会很认真以照片的好坏来对待。他基本很少有觉得自己在照片上如何如何就不让我用。除了有一张,他觉得他那天头发很难看,就让我把照片从网上撤了。


PIMO现实中的关系是怎样的?


现实中的关系一直在变,但是基本我是赚钱养家,他在家里负责家务。做饭洗碗我们都是轮流做的。


在大部分照片中,你是主导者,而MORO则依附于你,从心态来看,这是一种对现实的模仿,还是对现实的弥补?


都有吧。首先我觉得摄影师一般是有一种权利在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使我有了一种特权来支配他在这些照片里做各种样子。但很多事其实也是我在现实里不可能做的。


《实验性关系》这次拍摄有没有对你们的生活产生一些变化呢?


有的。它使我们的关系更牢固了。刚开始它只是我的一个拍摄项目,但是到后来,这渐渐变成了我们俩个的事。有的时候我一阵时间不拍,他会提醒我继续拍点什么。


会不会有时候感觉需要两个男朋友?理想中的男友是怎样的呢?


不会啊!因为精力不够对付两个人。如果一个人可以多变就好了。理想中的男友就是MORO啊,想象不出能有比他更能适合我的人了。


做这个实验的目的是打破固有的模式,以达到新的平衡点。我在照片中也表达了我在男女恋爱关系中的挫折感,无法找心心相印的感觉,隔离感和疏离感。由于我的男友是日本人,而我是一个中国人,这组照片也描述了一种爱恨交织的情感。


你所说的“隔离感和疏离感”是专指和moro这一段感情,还是一路走下来的感情历程?


这不是特指这段感情。当然,我们背景文化不同,语言不同,这种感觉有时还是比较明显的。但是我觉得所有的感情都是两个单独的个体合作完成的,很多事情,只有你一个人才会感受的到,另外一方是无法和你一起分享的。


你怎么看待这种疏离感?


我觉得有的时候这种感觉出现,首先是要接受它,而不是让它影响自己然后越来越远。当然这也是说说的,真的出现要靠双方努力了。


有人说你是女权主义,你怎么看?


我觉得我不是,这不是我的出发点。女权主义认为男人和女人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我却觉得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平等的,也不可能人人平等。在两人之间,至于谁占主导地位完全取决于两个人的性格如何相处,和性别没有绝对关系。


PIMO组合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乐队呢?


因为MORO是做音乐的,几次和他人组乐队不成功,后来他就想如果可以就在家做乐队就好了,就有了PIMO (PIXY和MORO的缩写)。我们乐队主要是玩具乐器和民谣风格的。MORO主要负责所有事情,我负责唱,作词,偶尔作曲。我们2012年出了第一张专辑《Pimopera》,现在在做第二张《YAMETE》。


PIMO BAND


现在在拍摄什么项目?


现在同时在拍一个新的类似静物的人体作品。这个作品就比较隐晦,不会像《实验性关系》那样直白。


有没有喜欢的摄影师?你怎么看所谓的“私摄影”?


我很喜欢任航啊。我其实不喜欢“私摄影”这个叫法,感觉这是指类似私人日记、私人生活的摄影。我觉得自己的作品其实是很公开和非私人性的,是一种想法。其实也无所谓别人怎么看自己的作品了。


未来有什么生活或者拍摄上的计划?


下个月会去做一个艺术家居住项目,会继续多拍一点作品。


好的。谢谢可爱的Pixy!


实验性关系

Experimental Relationship


关于 廖逸君PIXY


展览:

深圳何香凝美术馆

上海鲲鲤国际影廊

纽约阿拉里奥画廊

纽约JEN BEKMAN 画廊

台北非常庙画廊

首尔KIPS 摄影画廊

德国北方艺术展

平遥国际摄影节

连州国际摄影节

丽水摄影节等

奖项:

纽约艺术基金会奖金

纽约En Foco 新作品大奖

加拿大MAGENTA 出版社的Flash Forward 奖

伍德斯托克摄影中心的2009 当代摄影奖

JEN BEKMAN 画廊的2008HEY, HOT SHOT 奖

2009 年纽约摄影节提名纽约摄影奖

入围意大利第十届ITS(国际人才支持)摄影奖

项目:

曼哈顿下城艺术协会艺术家工作室项目

纽约摄影俱乐部

纽约州伍德斯托克摄影中心艺术家居住项目


个人主页:http://www.yijunliao.com/


DanielLikeNude:

nanse_ing:

田阳Toino:

离散的灰鸽

为你指明了哪一道光

是从无端中逃离

还是于繁复中碾碎

-




微博:@田阳Toino